治療工作倦怠

心累了怎麼辦?

高嘉鎂/作者 關立衡/攝影 2016-12-1 

工作厭倦淹滿喉頭,下班買醉、隔天宿醉,無聲的肝以滿臉蠟黃向你抗議。一日復一日的疲倦,像薛西弗斯推一顆會自動滾下的巨石,又像倉鼠跑著永遠不停止的滾輪。你,是否正在經歷這樣的痛苦?

上班好累、坐在辦公桌前不由自主想睡,其實你正面臨「職業倦怠」。什麼是「職業倦怠」?翻成英文是「burnout」,意思是燃燒殆盡,因為負荷不了工作而引發的疲憊不堪。

常見的狀況有「情感衰竭(沒有熱情)」、「去人格化(刻意冷漠、敷衍)」、「無力感」。嚴重的話,會出現許多生理症狀,包括覺得累、肩膀容易痠、頭痛、容易焦躁生氣、情緒低落,身體進入「亞健康」狀態:不是生病、卻不太健康的狀態。

倦怠不是病,但得了倦怠,萬事就成灰燼。可是,為什麼上班這麼累?心理諮商師許皓宜解釋:「其實,是你的『心累』。」

人的行為背後,都存在著一種動力,心理學稱之為動機。動機可以引起人的興趣、熱忱,幫助情緒和生理的自我調節。當動機消失,喪失工作的興趣,卻又不得不為時,厭倦、疲憊跟著找上門,工作效率接著低落,形成倦怠的惡性循環。

人累了,可以休息睡覺,如果心累了,那又該如何是好?

以《人生不能沒有伴》、《與父母和解》等暢銷書成為許多人心靈導師的許皓宜,採訪時向我們坦白,其實她也曾經迷失在倦怠之中,並且跟我們聊起了自己的職場故事。

倦怠不是換工作可以解決的

倦怠、受不了職場壓力,最簡單的方式就是「離開」。但重新開始真能海闊天空?有時候一時衝動,不僅無法解決倦怠問題,還可能兩敗俱傷。全職工作至今有13年,卻換過9個工作,對許皓宜來說,她的職場倦怠經驗,常常來自「犯小人」。

許皓宜曾在學術圈待過很長一段時間。學術圈像封閉的白色巨塔,為求生存,競爭手段十分激烈。那時許皓宜剛拿到博士學位,按照規定可以升等助理教授,但主管卻告訴她:「你不能升等,因為你的教學成績不合格。」

許皓宜心想,「學生打教學評量給我的分數都很高,怎麼可能不及格?」她以此追問,主管們卻說不出個所以然。當下許皓宜也不想多做澄清,便衝動地說:「我不幹了!」

那時許皓宜所在的單位,請假進修依規定要回校教書,如果違約就要賠錢,她算算要賠20萬元左右,並且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豁出去了,但主管竟說:「你要賠80萬!」

這種漫天喊價,彷彿要逼迫衝動的許皓宜低頭。受不了不公平對待的她,毅然決定離開,為此甚至經歷很長一段不愉快的官司,忍受外界流言蜚語。

「但換幾次工作,都遇到類似的事,我當時覺得自己很倒楣。有一次朋友問我:『妳有沒有想過,為什麼都是妳遇到這種問題?』這句話像是點醒我一樣。才發現,原來自己性格中存在很多瑕疵,而這些瑕疵讓我不斷陷入職場糾紛。」許皓宜說。

換了9份工作的許皓宜才明白,「倦怠不是換工作可以解決的」,一定要知道兩件事:一是換工作一定要想清楚理由、為什麼;二是檢討自己可以獲得的力量,遠比檢討別人要大。

有時候換工作,不是因為真心喜歡下一份工作,而是不喜歡現在的工作。但如果在沒有想清楚為什麼的情況下,轉職失敗,便容易出現職場「卡卡族」、「跳槽族」,找不到真心喜歡而迷失在其中。

如果想要找更好的工作,卻因此忽略自己想追求「更喜歡的生活」。更好的工作,不等於更喜歡的生活。那麼,我們怎麼樣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?

你聽得見心在哭泣嗎?

回到一句千古名言:解方藏在內心,不必外尋。

我們都期待職場是理性的殿堂,卻忘記人們是情感性的生物,有被人看見的渴望,也有不被理解的挫折,累積而成的情感地雷。

可是不是每個人一開始足夠堅強、面對自己的弱點,對自己「誠實」。每個人心裡都有可能藏著「地雷」,也許是從小媽媽告訴你長得很醜,長大後你交了很帥的男友或很正的女友,但潛意識依然相信自己很醜,於是開始懷疑對方會不會劈腿、外遇,卻問不出:「我長這麼醜,你為什麼愛我?」

這種情感地雷表現在職場上,有人以情緒綁架,掩飾脆弱。有人則是因為追求成功的焦慮,把不想要的都抓在手裡,逼自己到牆角,引發倦怠。或者化為拖延病,逃避失敗心理,隱藏不完美的自己。

如果你不勇敢面對自己的弱點,就會一直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情境裡,並且開始恐慌,害怕自己有一天從頂點摔下去。因為人的心智沒辦法承受過多的好事,如果得到的遠超過自己認為有資格擁有的,就會開始失衡,活在很虛偽、焦慮的狀態裡。

但是,想要看清自己真正想要的,就必須先放下焦慮感、急迫感。

許皓宜說,以前她住在台大附近一棟30幾年的老公寓,公寓大門很難關,有天早上急著出門,她怎麼樣也關不起門來。

這時她做了一件事,把頭靠在門上說,「你到底想要跟我說什麼?」那一刻她慢了下來,注意到這是怎麼樣的門,就順利關上了。

這是「完形心理學」的概念,如果你現在肚子餓,就沒有辦法注意開會,因此你要先滿足真正的需求。換句話說,人必須經常跟身旁人事物溝通,他們都有連結你生命的力量,帶你認識內心。

如果你今天真的提不起勁工作,明明知道手邊事情的deadline就在眼前,坐在桌前還是一點東西都生不出來,別再逼自己了,去「偷懶」吧!

假設你知道自己不是規律型的人,是講求感覺、氣氛做事的人,就不要做違反自己性格的事情,要「順應心裡的需求」。也許今天你的心告訴自己,我100%不想工作,那就拿掉對自己的要求,給自己2~3天時間充分擺爛,但第4天開始每天都要有進度;又或者是說,今天只有50%想工作,那就告訴自己先寫幾小時,剩下時間盡情耍廢。

重點是關注自己的需要,關注身邊事物的樣貌。我們眼睛都看著遠方,可是從來都沒有在看手邊正在做的事,包括你的心。因為心看不到,所以你很少跟它講話,也很少跟周遭的人事物對話,於是心累了,你都不知道,還緊抓著目標、緊追著未來,把自己搞垮了。

了解倦怠,才有辦法改變倦怠

倦怠是有意義、有原因的,唯有察覺、醒悟,開始問自己為什麼,才有辦法改變。

有時候不見得是討厭工作本身,而是人際關係、組織氛圍讓人感到厭煩。你必須要找出痛點,才能重新回復到享受心流(flow)的狀態,對正在做的事情有高層次的喜好,一旦投入就忘記時間與空間。

許皓宜這4個月來瘦了10幾公斤,面對鏡頭不再自卑。許皓宜說,身心是連結的,如果你很容易把外在收進內心,就容易過胖或過瘦,這就是壓力。

但這幾年來許皓宜開始整理自己的內心,把心裡的情感負擔釐清,讓出空間給自己想做的事,包括寫書、教學、拍紀錄片。甚至在某次簽書會上唱歌,滿足了一直以來想當歌手的夢想。

現代辦公室的矛盾,很多時候是因為企業追求績效,讓原本工作帶給人們的內在滿足,卻隨著工作資歷增加而消耗殆盡。上班族成為卓別林《摩登時代》電影,人類配合速度愈來愈快的機器,變成一齣滑稽劇,陷入深層的疲倦。

名作家海明威曾說:「這世界會打擊每一個人,但經歷過後,許多人會在受傷的地方變得更強大。」在倦怠社會成為常態的今日,如果我們願意看見自己的疲倦,弄清楚原因後去產生改變,是否就能療癒自己的疲憊不堪了呢?

7大痛點,檢視自己的職業倦怠

許皓宜用心理學的概念,整理出職場中可能讓人感到提不起勁的7大痛點,在工作提不起勁時,我們也可以用這7個指標來思考自己。這是一段從「純抱怨」進而不斷「自我對話」,直到發現自己究竟「想要透過工作獲得什麼?」的歷程。

1. 我覺得自己在工作上學不到新東西。

2. 我的工作沒辦法實現人生的夢想(理想)。

3. 我在工作上沒辦法獲得自己的肯定和別人的尊重。

4. 我在工作上沒辦法獲得良好的社會互動關係。

5. 我的工作沒辦法給我合理的報酬,讓我沒什麼安全感。

6. 我的工作不夠穩定,而且讓我過於焦慮,幾乎超出可以負荷的範圍。

7. 我的工作讓我沒時間進行其他休閒活動,或者損害我的健康。

資料來源│《為何上班這麼累?其實是你心累》,商業周刊

行動版網頁 | 電腦版網頁